~\(≧▽≦)/~

骨肉相连(十五)

上下NB:

一年一度中秋佳节虽是阖家团圆的喜庆日子,可是古诗也有云“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因为有太多人是无法在这个月圆之夜共度的。马龙晚班开车回家,望着车窗外的一轮圆月,忍不住心生感叹。还好继科虽然不在家,可是至少同在北京,相隔也不过数十里,还有现代通讯的方便,随时可传音通信。


车子快到小区的时候,马龙突然觉得路旁一晃而过的一个身影很熟悉,他从后视镜里又看了一眼,竟然真的是继科。他又惊又喜,将车子在路旁停下,想等着继科走过来,可是过了许久也没见他的人影,他忍不住下车来往回走,只见继科仍然站在原来的位置左右徘徊,手里还拉着箱子,不知在干什么。马龙一边走近一边高声喊继科,他猛地抬起头来,似乎很意外看到马龙,又低下头去不吭声。


马龙还兀自高兴着,径直走过去帮他拉着箱子,笑道:“是不是中秋节特别放假啊?怎么提前没跟我说一声?”继科嗯了一声就抬脚往前走,马龙觉得有些奇怪,跟上去又问道:“还没吃饭吧?要不我们回家把行李放了再出去吃饭吧?难得今天过节。”继科简短的答好,神色依然很冷。


马龙意识到真的有些不对劲,可是路边人来人往,他也没继续追问,两个人一前一后默默的上了车,很快就进了小区,然后再上楼回家,继科一路上都没吭声。关了家门,马龙将箱子放在门口,拉着继科一起在沙发上坐下,认真问道:“现在可以说了吧?到底出了什么事?”


继科低垂着头,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几个字来:“通知让我回省队去。”马龙顿时愣住,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国乒队虽然一直竞争激烈,一二队经常会进行升降级,可是到了国家队再退回省队的却是少之又少,这是一种即为严重的惩罚手段,对于运动员来说,被退回省队很大程度上就意味着前途尽毁,虽然也有重新被召回的,但是错过了最佳时机也很难得到重用,唯一例外的就是刚刚获得男双奥运金牌的陈玘,素有坏小子之名的他曾经三进两出国家队,因为左手优势没有被放弃,而拼命三郎的性格也让他抓住了关键的机会。


马龙一瞬间想了很多,看着继科依然低着头不敢面对他的样子,轻声问道:“这是乒羽中心的决定还是队里的决定?”继科摇了摇头,低哑着嗓子道:“我不知道,是领队通知的。”马龙想了想又问:“那你们主教练有没有跟你说什么?”继科捂着脸也难掩声音里的痛苦:“他只说让我回去好好练,相信我会打回来。”


马龙听到这句话其实觉得这或许并不是一句简单的安慰,可是继科突然遭受这般沉重的打击,也听不进去任何安慰,整个人都颓唐得抬不起头来。马龙没有逼他,只拍拍他的肩膀,又问道:“那领队有没有说让你什么时候回省队报到?”继科神色茫然的回答道:“领队早上只跟我说让我今天就离开国家队。”


马龙可以想象继科听到这个消息的心情肯定就如晴天霹雳一般,本是喜庆的团圆之夜,继科就好像布满裂痕的玉盘,再稍稍用力就要碎了似的。马龙没再问下去,只摸摸他的头发说:“那你先在家休息几天再说,还没吃饭吧,我这就去做饭,很快就能吃了。”继科其实一点也不想吃,可是他也说不出话来阻止马龙离开,眼睁睁的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想马龙对他一定也很失望吧,所有美好未来的画面都突然变成了黑白色,曾经设想过的诺言也都变成了空谈笑话,继科再次重重的低下了头。


马龙很快做了几个菜,出来发现继科已经不在客厅了,他的卧室房门也紧闭着,马龙走过去扭了下门锁,还好并没锁上,他走进去看见继科已经蒙着头睡了,他站在床边说:“吃了饭再睡吧,你今天一天都没吃吧,肚子不饿吗?”继科裹了裹被子还是没反应,马龙忍不住动手掀开被子,严肃的说道:“天还没塌,日子还得继续过,你准备饿几天?”说完也不再重复,就大步的走出房门,一个人在餐桌边坐下。过了一会,继科也从房里悄悄出来了,还是低着头不理人,端着饭碗就开始大口的扒饭,马龙抬手夹菜放在他碗里,继科也不吭声就全都吃下。


一碗饭很快吃完了,继科突然低声说:“我想出国去打球。”马龙放下筷子,望着他冷静地分析道:“要出国打球就得改国籍,下一届奥运会在北京,你想到时候以外国运动员的身份参赛吗?”继科低头沉默不语,马龙耐心的劝慰道:“不用急着下决定,你好好想一想做运动员的意义是什么,只要你想通了,有什么打算我们再谈。”


继科没再说话,马龙很快将碗筷收拾好,又给他放洗澡水,连睡衣都找出来放在他手边,才催着他去洗澡。继科像个木偶娃娃似的乖乖听话,只是全无灵魂。


等到继科回房睡了,马龙才想起来或许应该给崔庆磊打个电话托他问问这次的处罚到底是怎么一个决定,可是拿起电话来他又犹豫了,以他对国家队的制度了解,一旦公开宣布的决定都是难以转圜的,只能事后再想办法看能否减轻。现在再麻烦崔庆磊也只是强人所难,他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沮丧,可是也只能强撑着故作坚强冷静。


一整晚马龙都在聆听隔壁房间的动静,一开始总是听到继科翻来覆去的时候床铺发出的声音,后来渐渐就安静下来,可是他依然睡不着。窗棂上映照着明亮的月光,都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可是过了十五之后他不知道下一个月圆会是怎样的景象?


本以为早上继科会不起床,没想到马龙刚刚洗漱好就听到继科起床的声音,马龙看着他从房里出来,头发乱糟糟地依然毫无精神的模样,他抬头看了马龙一眼又错开眼神,马龙温柔的问道:“今天想在家休息还是出去走走?我都陪你。”继科闷了一会才开口说:“我想回省队去。”


马龙听他这么说,知道他心里最难的第一步已经迈出来了,不由微笑道:“好,你先去洗脸刷牙,我去做早餐,吃完了咱们再去订车票。”可是吃完了早餐,继科却不让马龙陪他,催着他去上班。马龙望着他犹豫的问道:“你一个人能行?”继科将目光撇到一边,语气低沉却很坚决:“你别管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马龙想了一会也同意了,只叮嘱他有事给他打电话,又说晚上等他回来一起吃饭,继科都只点点头不吭声。马龙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再看一眼,只见继科孤零零的抱膝坐在沙发里,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眼神,让他忍不住心里一酸,他一向心高气傲的宝贝,这一关要如何才能真正跨过?


马龙一上午没有接到继科的电话,倒是崔庆磊来学校找他了,一见面就很抱歉的对他说已经知道了继科的事情,他之前答应会帮忙调解,可是这次真的插不上手。马龙只能说让他别放在心上,本来继科也有错,受罚也是应该的。


崔庆磊倒是带来了另外一些信息,这次除了继科被罚以外,羽毛球队的也有一个被罚回省队,其他几个也被罚停训停赛三个月,说到底这次乒羽两支奥运队伍都爆了冷门,中心借此整顿的意图很明显,但是乒羽中心并没有公开发布通知,还是让两支队伍内部宣布就是了,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件。


除此之外,崔庆磊还说了一件看似不相干的事,功勋教练尹霄指导这两天也接到通知回省队执教了,这件事情在业内引起的轰动更大,毕竟他可是国乒男队仅有的两位大满贯的教练,而且之前他已经任职教研组长,现在突然回省队难免让外界议论纷纷。可是换个角度来说,这样一位卓有经验的老教练回省队对继科来说可谓是因祸得福。马龙眼睛一亮,立刻对崔庆磊说求他帮忙引荐一下,他想见一见尹指导。


崔庆磊义不容辞,立刻给尹霄教练打电话,没想到尹指导在电话里说这几天找他的人太多,他还忙着收拾行李,明天就要回去了,不方便见面。马龙在一旁都急了,插话说:“很抱歉,尹指导,我是张继科的家长,您知道他也要回省队了,以后还请您多多教导,我想先跟您见一面说两句可以吗?”尹霄犹豫了一会说:“那行吧,你跟小崔一会来我家里,我就不出门了,咱们见面再聊。”


两人立刻出发,崔庆磊开车,他还问说要不要把继科也叫上,马龙想了想继科早上那般状态,还是先不要勉强他见外人的好,就说算了,不好让尹指导久等。尹霄住在总局大院分配的家属楼,八十年代建的房子已经稍显破旧,连电梯都没有安装,他们爬到七楼已经出了一身汗,尹指导年纪更大,想必每日上下楼也很辛苦。


开门的是尹指导的夫人,她将客人引进门,一边爽朗的喊道:“老尹,小崔来了,你别折腾了,快来歇歇吧。”尹指导语带不满的应道:“喊什么喊呀,我自己收拾你还要管,来了!”尹夫人呵呵笑浑不在意,还小声笑道:“就是这个倔脾气,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马龙原本有些局促,听到这般亲切的言语,不由的放松了许多,笑着看尹夫人回房去催促着尹指导出来见客人,自己接手了他的活,这样看似斗嘴的言语也是老夫老妻的默契吧。


尹指导终于出来见他们,在马龙久远的记忆中,曾经严厉干练的尹霄如今依然一脸严肃,只不过皱纹已经爬满了额角,他随手招呼他们坐,然后就自己亲自泡茶,一套功夫茶具已经浸润得光彩袭人,在依然炎热的仲秋喝着热茶让人微微出汗倒也浑身舒畅。尹霄喝了一杯茶才抬头看了马龙一眼,开口道:“张继科自己怎么不来?不好意思见人是不是?”


马龙连忙道歉说:“是我没叫他,我们从学校过来,他在家里收拾东西,要不我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过来吧?”尹霄摆手说:“算了,反正回去了天天也得见,不差这一回。”马龙也点头说:“是,还要麻烦尹指导以后多多教导他,不管是球技上还是生活上都要严格要求他。”


尹霄品着一口茶,过了一会才说:“继科倒是个好苗子,就是性子太冲动,需要好好磨练。不过年轻人遇点挫折是好事,早跌倒比晚跌倒好,还有机会爬起来。再说像我这样的年纪了,不也得重头再来嘛。”马龙和崔庆磊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接话,还好尹霄很快又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本来也是教年轻队员的时候多,这次回省里还有张继科这个好苗子交给我,我回去也算有任务了,那就得好好干,不管在哪里都得完成工作不是?不过这也要看张继科肯不肯上进,如果一次跌倒就再也爬不起来,没有一点顽强的心性,再好的天赋也白费了。”


马龙连忙表态说:“继科已经说了要回省里好好练,他的目标就是尽快打回国家队,我相信他一定会加倍努力的。如果他哪里做的不好,您尽管教训他,有什么要我配合的,我也一定支持您。”尹霄看了他一眼,也没客气,只说自己明天的火车就要走,如果来得及的话,让继科跟他一起走,马龙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从尹霄家里出来,马龙才稍微松了口气,崔庆磊送他回学校,他又立刻开了自己的车回家,原本还有课也临时交代其他教练帮他上了。马龙回到家一开始没看到继科,以为他出门了,本想打电话联系他,突然发现他原来在马龙的床上坐着发呆。马龙走过去敲了敲房门,继科猛然抬头发现是他提早回来了,一时满脸尴尬又低头坐着不动,马龙也走过去在床边坐下,揽着他肩膀问道:“怎么了?车票买好了吗?”


继科点了点头,半边侧脸明显的红了起来,马龙略一转念也明白了他在尴尬什么,他叹了口气,干脆将继科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轻轻拍着他的后背说:“你知道我刚才去见谁了吗?是尹霄尹指导,他夸你天赋好,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打出来的。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听他的话,知道吗?”


继科将脸贴在马龙的脖颈处,闷闷的嗯了一声,从鼻腔发出的声音震颤着他的动脉,有点麻麻痒痒的感觉。马龙过了一会才将继科的头抬起来,直视着他的眼睛说:“这一次你跟尹指导一起回去,我不陪你可以吗?”继科愣愣的看着他,眼眶里都是红红的,可是依然点头说好。马龙耐心的解释道:“我之所以不陪你,一方面是因为学校这边还离不开我,另一方面我也相信你肯定会很快回北京来的。当初我陪你一起到北京来,是因为相信你,现在依然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行吗?”


继科不说行也不说不行,低垂着眼睛沉默不语,只有手里捏着的拳头越握越紧。马龙注意到了便伸手过去,一点一点掰开他的手指头,直到与他十指相握,又用另一只手摩挲着他的手臂,轻声道:“成功从来不是一帆风顺,只有战胜了挫折才能更强大,你已经比我想象的更优秀,我一直都为你骄傲,现在也一样!”


继科感受着从手臂传来的温暖,原本僵硬的心也一点一点暖化了,他想要将身边的温暖之源尽情的拥抱在怀中,可是又迟迟犹豫着不敢动弹,最终也只是点头说好。


第二天马龙送继科去火车站,正好跟尹指导是一班车,两人在车站汇合再一起进去,继科在尹指导面前恭恭敬敬的不敢有太多情绪。马龙和尹夫人一起送他们到进站口,远远的看着他们过了安检要往里走,继科落后半步又回头看,马龙立刻使劲挥手还附带大大的笑容,继科倒没什么表示又快步跟上去。


马龙开车先送尹夫人回家,然后又回学校去上班,这几天耽误不少事忙忙碌碌的一直到下班时间也没休息片刻,直到回到家里看到继科的房间空荡荡的,他才突然意识到,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的分离。以往哪怕继科出国比赛或者封闭训练,也是有明确的时限的,几天或几个月,唯独这一次,不知归期何日。



评论

热度(67)

  1. ~\(≧▽≦)/~上下NB 转载了此文字